Ann_D

杂食

是一些很想说但不敢说的话

就把一些话放在这里吧
















































因为wb、pyq都有室友,有些话没办法在那边说。


我是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她们,因为大二下+大三很长一段时间心理很有问题,每天浑浑噩噩、向死而生。等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啊那段时间真的很对不起她们。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年里糟糕的脾气还有做事方式,已经让我和她们之间产生了海沟一样的隔阂,这是我大学里最后悔的一件事。

她们真的都很好,而且光明正大、积极向上;我就像扶不起的烂泥,被放弃也是活该的,这段很长的时间里她们没有恁我,我是真的觉得她们太好了,所以对于那段时间的恶劣更觉得愧疚。

而且就前不久也干了很不该干的事,雪上加霜也很难弥补了,我又在不恰当的时候做些不该做的事情。

有两件事一定想记录一下,是我那段混沌时光里难得的珍贵回忆【其他真的就每天僵尸一样地活着,现在回忆一下什么都模糊一片_(:з」∠)_



1、就哪一天早课,那天我也是凌晨才能入睡,就已经不早了努力想爬起来但有意识身体跟不上,这时候我听到鸭绒问玻璃:“要不要喊一下安迪?”,玻璃应该是回答了“嗯,喊一下吧。”,然后鸭绒就在我床头喊:“安迪、安迪,起床了。”然后我才爬了起来,当时应该有回“谢谢”。

真的觉得很温暖,觉得她们真好啊!鸭绒喊我“安迪”的语气很好听( ;´Д`)



2、这件事很对不起小田_(:з」∠)_

也是有一天早课时间,那天寝室就我和小田两个人。不到自然醒的时间,但我突然吓醒,以为所有人都毫无动静地去上早课了(其实那天是没有早课的),她们没有声响地就消失了,也没有喊我一下。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一下子蹦下了床、打开了大灯,动静很大而且开了灯,结果把小田吓醒了。当听到小田很痛苦地喊“干什么?怎么了?”我才清醒过来,但我怎么可能好意思说以为被你们抛下了这种话(而且她们看来,这种话应该也很矫情做作吧),只能说我睡傻了…我知道小田那次很生气,熟睡的懒觉被吵醒了,但这些话没法说啊,只能道歉几句,现在回想当时也不够诚恳,起码应该请她吃午饭赔礼。






就结果来说,这些都是让她们对我产生“算了”这种想法积少成多的沙粒,但是是现在,我真的非常珍惜的珍珠们。因为非常非常地懊悔,我当时没能好好珍惜这三份值得珍藏的友情。

【同人/偶像梦幻祭】泡芙 作者:未凉

我理想中的泉杏!之前只有花太太写的有这样的感觉QAQ

苦艾酒社团:

泡芙(濑名泉x杏)


 


1.


濑名现在心情有些微妙:一、全校唯一的制作人正在他的家中,围着他的围裙奋力地给一盘泡芙挤上奶油,一不留神奶油溅到了脸上,很巧的是正在玩手机的他‘不小心’按下了拍摄键,又一个‘不小心’发到了班级群了……周一上学他一定会被羽风怨念到死,不过看到群里炸开锅的模样,濑名还是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二、无论是做衣谱曲打人找猫都样样在行的全能制作人,却在做点心上意外的十分笨拙。看着厨房里一堆失败的面包皮,濑名的钱包和胃同时都在哭泣。


 


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学校又要举办的点心比赛。杏不是偶像本不用参加,但为了增进制作人和偶像们的亲密度,老师们决定让杏自行选择一名偶像进行合作。于是在全体人员期待的眼神下,杏直直走向了面无表情但心跳速度180码的濑名泉。


“……干嘛?”


“……”


“想要跟我合作?啊超烦人~”


“……”


“崇敬我的手艺是吧!哼,算你有点眼光。”


“……”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你可别拖我后腿啊~”


“喂喂,濑名,小蒲公英可一句话都没有说呢,说不定她只是想说‘麻烦让让你挡着我找羽风前辈了’”


濑名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昂起头,微微踮脚,努力挡住羽风的视线。两人尬视了很久后,羽风先行认输,他说:“得得得,算你狠,现在的小蒲公英们怎么都好这一口啊。”


濑名冷哼一声,不动声色地抖了抖垫的有点酸的腿,然后递给杏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片道:“这是我的电话和住址,周末直接来我家吧,学校里不太方便。”


“哦那不是濑名每天都会写的纸条吗?原来是早就准备好要拿给小杏的?濑名你真是心机啊!”守沢的嗓门在这个时候显得尤其的大。


“你如果把这注意力放在学习上,我想老师就不会让你留校补课的。”濑名在心里给守沢强行喂了一百条茄子。


“学校里哪里不方便啊濑名君?你有意见可以直接说我会让人马上来修改的。”天祥院微笑道。


“就是有你们才会不方便啊!要是被你们窃取了我独家秘方怎么办。”濑名虽然对天祥院有些畏惧,但不管怎么样他也不会在学校动手…….吧。


“呵呵,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下濑名君和小杏的成品了。”天祥院‘啪’的掰断了茶杯的杯柄。


周围的气氛越发危险,濑名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是在众多野兽围堵中保护公主的孤独骑士,于是他朝自己的战友们投去了寻求帮助的目光。然后他得到了以下帮助:


国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jpg


睡间:没想到你是这种人jpg


鸣君:没想到你是这种人jpg


司君:I can’t belive you are such a person jpg


…….单飞吧,在这种没有人性的团里待着没啥意思了。


好在上课铃响起,大家都各回各班,临走前濑名对杏说:“你可千万别忘了啊!敢忘了我可饶不了你!也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不想输了比赛,不能在游君面前丢脸,懂了吗?”


杏使劲点头,嘴角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


“你笑什么?”


“濑名前辈……的纸条,好香。”


“哼,那是当然,我可是……”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莲巳打断,他面色铁青地说:“上课了,转校生,回到你的班上去。还有你濑名,去把黑板擦了。”


报复!绝对的公报私仇!濑名气愤地回到班上,发现班上尽是‘和善的眼神’,他刻意去回避那些眼神,并祈祷着周末尽快降临。


 


另一方面,杏拿着濑名给的纸条满心欢喜,她把纸条小心翼翼地折好,放进了护身符中,心想:时间啊,再过得快一些吧,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与心爱的人再次见面了。


 


2.


濑名喜欢杏,杏喜欢濑名,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但这两个人却像商量好了一般,死不承认。对着他人,他们称呼对方“笨蛋女人/濑名前辈”,手机里却把备注改成了“杏/泉君”。


两人最常见的对话是:“嗯~”“嗯嗯。”;“哼!”“嗯……”;“哈?”“对,对不起……”围观群众一边吃着酸啾啾的话梅,一边啧啧赞叹这世道还能有这般纯情的人,感慨一下年轻真好。


鸣上说:“小泉啊,你和小杏妹妹是互相喜欢吧,干嘛都不说出来呢。”


濑名说:“谁,谁会喜欢那个笨蛋女人啊!再说了,偶像和制作人要是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的话,可是会断送前程的,这样对谁都不好。”


“那~如果你们不是这种身份就可以咯?”


“如果不是这种身份就根本见不到吧……啊鸣君烦死了快去练习!旁边的睡间不准笑!司君不准吃零食!国王不准乱写乱画!”


如果把这个问题问了杏,她什么都不会说,杏本来就不爱说话,遇到关键的问题更是沉默寡言,一直用工作的事情搪塞过去,虽然双颊的红晕早就出卖了她,但制作人的理性和少女的矜持时刻提醒着她不能把这层纸戳破。


 


终于到了周末,杏按照纸片上的地址来到濑名的家中,她已经提前一天和濑名定好了时间。电话那头濑名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一直说着“你要感谢我的大恩大德啊,我可是推脱了不少工作来帮你的,要知道我做的甜点可是一流的,在学校的食堂可是供不应求的。”


杏在心里笑,她当然知道濑名做的甜点有多么好吃,因为总有一个‘好心的’前辈会在她校内打工的时候递上一盘‘不小心多做’了的甜点,有时候是酸奶蛋糕,有时候是草莓蛋挞。想到这,杏‘咯咯’的笑了出来,濑名突然严肃地问道:“你笑什么?”杏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濑名屏气凝神,紧紧地握住手机,听着对面人儿急促地呼吸声和凌乱的词语。他很开心,因为他坚信这个无所不能的制作人只会在他的面前表现出少有的慌张,这使他充满成就感——所以说,男孩永远都长不大,面对喜欢的女孩,他们永远都是喜欢恶作剧的‘坏孩子’。


过了好一会,杏说:“晚安,濑名前辈。”


濑名说:“呃,啊……晚安。”


但是他们都没有挂掉电话,呼吸声通过电流传到对方的耳朵里,略带滋滋的声音刺激着他们的大脑,似乎在提醒他们对话还不能结束,却又找不到谈论下去的话题。沉默持续了几分钟后,濑名说:“晚安。明天早点来。”杏说:“晚安。”然后挂掉了电话,没过多久,他看见杏发来了电子讯息,一个可爱的卡通人偶做出睡觉的模样,上面还飘有两个字‘好梦’。


‘好梦’……濑名躺在床上念叨着这两个字,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思索着要不要回复什么,又想这样下去两人又会聊起来,于是作罢。他念叨着‘好梦’,心里嘀咕着杏是要他做什么样的梦才能算是好梦呢?那个卡通人偶是粉红色的,就像她在校内穿的衣服一样。粉红色的……好梦……杏……濑名翻来覆去地想着,半个小时后终于睡着,至于梦的内容……估计是每个男孩子都会经历并且喜欢的东西吧。


再看看杏。纯情的少女在发出那条信息后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对方的回信,但十分钟过去了依旧什么都没有。杏有些伤心和生气,她心想泉君真是坏心眼,这样捉弄她真的很好玩吗?却始终无法真的生气,她慢慢回想起之前的谈话,濑名的声音低沉沙哑,比起同龄的男孩子要成熟的多,他对她说明天早点来,分明是在勾她的魂;他对她说晚安,仿佛是一剂兴奋剂,让她沉浸在幸福当中,久久不能入睡。敏感又脆弱,焦虑又勇敢,陷入甜美爱情的女孩子总是要比男孩子品尝到更多的滋味。


 


第二天濑名起了个大早,洗头洗澡敷面膜,试衣抹香凹造型,濑名觉得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父母去了外地旅游,便不用担心会有谁来打扰他们。濑名在房子里一圈一圈地走,看着钟上的指针一格一格地动。终于,到了预定的时间,杏敲门的声音响起,濑名一个激灵差点摔了手里的水杯。他平稳住心情,等杏敲门的声音第三次响起后,才慢悠悠地走去开门。开门的瞬间阳光照耀了进来,他看见杏穿着蓝色的套裙,拿着米色的提包,长发盘起,化了淡妆,黑丝袜刚刚过了膝盖。杏微微笑道:“前辈,早上好。”那一瞬间濑名突然觉得杏一定是个恶魔,不然她所做的一切为什么都能美好的正合他意。


 


3.


杏被带入家中。濑名的家很简洁,没有繁琐的装饰物,就和他喷的香水一样清爽。他们走进厨房,之前已经商量好了要做泡芙,于是濑名拿出菜谱对杏说:“酥皮泡芙、冰淇淋泡芙、巧克力泡芙……你想要做哪一种?”


“哪一种都可以。”


“选一个啦,不然无法开始的。”


“呃…..那就……酥皮泡芙?”


“行!开始准备吧!”濑名把围裙递给杏,又教她如何正确地揉面团、融黄油,如何掌握烤箱的温度和糖粉的多少。濑名是这方面的专家,虽然模特的职业要求他不能吃的太多,但手艺确实是一流的。杏在一旁看得发呆,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濑名做食物,流畅的动作让她赞叹不已,而自己手里的,不是把面糊热焦了,就是挤出来的形状太恶心了。杏有些低落,她不敢相信自己做食物的水平这么差劲,即使濑名忍耐着不想发表意见,但他憋笑的样子让杏更受打击。


濑名见杏的情绪不对,赶紧安慰道:“呃一两次失败很正常,你别……啊要不我先做一盘你吃点吧,这么久了也累了吧。”


濑名抢过杏手里的工具,将面糊在烤盘中挤出好看的样子,在放入烤箱中,他对杏说:“歇一会吧。”杏点点头,便和濑名一起在客厅里坐下。烤箱在厨房里嗡嗡做响,濑名和杏之间相隔四十厘米,他们避讳着对方的眼睛,但又忍不住抬头,一旦四目相对又立马低头。过了一会,濑名咳嗽两声道:“你…..平时怎么过周末啊?”


“我……安排下每个组合之后的练习或者工作,然后做下服装,复习下功课,然后…..”


“哈?怎么都在工作啊?你都不休息的吗?”


“这就是我的休息吧。”


“你这家伙,是被副会长传染了吗?”


“我可没有副会长这么厉害。”


“并没有在夸奖你!”濑名的语气严厉起来,“听着,你应该像鸣君学学,去逛逛街买买衣服,多和朋友聚聚会,不要总想着工作,你打算秃顶吗?”


杏不知所措地摇摇头,她是一个工作狂,‘清闲地工作’就算是她的休息了,濑名的意思是她的穿着太土气了吗?杏抓了抓裙子,这衣服是去年买的,现在看确实有些过时,在人气模特面前自己土气的模样一定不忍直视吧,和他站在一起,自己一定是有损他的形象吧。杏的思绪一下跑到老远,她甚至想到很多年后濑名身边的尽是靓丽时尚的美女,而自己还是穿着一成不变的黑色套装站在暗处。少女的自卑心一点点地作祟,她心想在遇到濑名之前她明明从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现在的她化妆、购衣、关注时尚潮流的东西只是为了在和完美的他站在一起时不会显得太掉价。但,还是不够吗?不管怎么努力,这样的差距还是无法弥补吗?杏抓紧了裙角,咬紧下嘴唇,不让自怨自艾的眼泪低落。


濑名发现杏不语,眼角却红了起来,他有些紧张,自己的嘴巴是很坏,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那句话说错了。我只是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啊,哪里不对吗?濑名心想,要不要什么时候还是去找鸣君请教下如何和女孩子说话吧——但那样不就变成闺蜜了吗?


不过他确实见不得杏难过的模样,即使只是红了眼眶,濑名的心就像被揪紧了般。他心想,濑名泉啊濑名泉,现在你还不出手可真不是男人!于是他伸出手臂,慢慢的,想要很自然的搭上杏的肩膀,然后帅气的说‘别哭,有我在’——事与愿违,就在濑名的手臂刚伸出的时候,‘叮!’烤箱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濑名赶紧换了手势,指着厨房说:“去把它拿出来吧,挤奶油你总会吧。”杏点点头便起身离开,濑名放下手狠狠地砸向沙发并思考是不是该换一台烤箱了。


 


杏一边给泡芙寄奶油,一边偷看假装在玩手机的濑名。她当然知道濑名在偷拍她,那种炽热的视线无论是谁都无法忽视。杏不打算戳穿他,她反倒有些开心,没有什么比让自己的照片占满心爱的人的手机内存更值得骄傲的事情了。她多想让濑名现在就向全校宣布自己是他的女人,这样她的内心也会像这被香甜的奶油填满的泡芙一样美满吧。


快点毕业吧,快点毕业吧,若他们都从学校毕业了是不是就能无所顾忌地在一起了呢?杏随即又想到,毕业后的濑名肯定还要在偶像圈里发展吧,偶像是贩卖梦想的职业,身为制作人的她有什么资格能剥夺他的梦想和未来呢,她绝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杏叹了一口气,如果濑名不是偶像,她也不是制作人就好了,可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相遇了呀。没有结局的故事固然悲伤,可没了开头,就什么都没有了啊。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一下慌了神,手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濑名赶紧上前,他蹲在地上和杏一起收拾。杏只是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


濑名说:“你,怎么了啊?从刚刚开始就不对劲,身体不舒服吗?”


杏摇头不语,可濑名分明听到了她轻微的抽泣声。濑名伸出手撩开了杏散落前额的头发,他看到豆大的泪珠从杏的眼睛里低落,溅在她的手背上,小巧的鼻子也变红了,嘴唇被咬的快要出血。现在轮到濑名不知所措了,他努力地回想这段时间自己对杏的所作所为,摸着良心说并没有做出什么啊,那杏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生理期……濑名觉得,现在是时候表现他男子气概的一面了。于是他撩开杏头发的手顺着往下,轻轻地抚摸上了她的脸颊,见杏没有拒绝,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gj后,顺势把杏抱入了怀里,在杏诧异的瞬间,他在杏的耳边低语道:“有什么就和哥哥说吧,我不想让别人见到你脆弱的样子。”


 


4.


完美的情话,完美的时机,濑名以为这个时候的杏肯定会把自己的身心都托付给他,说不定两人还能顺水推舟的……


但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嘛,怎么可能让你如此如意呢。


濑名说完后,杏突然奋力地挣脱开了他的怀抱,朝着诧异的濑名说:“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了,濑名前辈是笨蛋!”,然后拿起手提包就离开了。


——我爸爸都没说过我是笨蛋!濑名完全愣住了,他都忘了去追杏。过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恍恍惚惚地在knights的联络群里发了一句“我是笨蛋吗?”


群里:


睡间:是


鸣君:是+1


司君:是+1


国王:是+1


——你特么有什么资格说我啊笨蛋国王!


然后他又问了一句“我很温柔吗?”


群里:


睡间:邓摇


鸣君:邓摇+1


司君:邓摇+1


国王:邓摇+1


——单飞吧,这样的团队是不会带来温暖的。


过了一会,鸣上单独来问他发生了什么,濑名把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鸣上想了想道:“阿拉,小泉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呢~”


“说人话。”


“小杏妹妹啊,是在保护你呢。”


“……她是不是在想想制作人不能和偶像发生过于亲密的关系之类的事啊?”


“既然你都知道又为何要逼她呢?”


“我哪有!”


“那你为什么要抱住她呢?”


“那你觉得我应该什么也不做的看着她哭吗!”


“…….”


“……算了,”濑名像突然泄气一般,他说:“她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


“小泉…..有打算为了她放弃现在的身份吗?这样你们就能像普通人那样……”


“哈?开什么玩笑!我的身份和地位可是自己奋斗得到的!而且就算是她也不愿意这样吧!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们更耀眼,要是我说现在放弃,她肯定会把定为十恶不赦的罪人,到时候,作为普通人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追求那么优秀的她呢!”


“呵呵,真是霸道的宣言呢~”


“哼!”


“那人家就再帮小泉一把吧。人家听小杏妹妹说啊,她每周呢,都会去地铁站对面的一家甜品店呢,据说那里的东西都好吃极了……”


 


早上八点,濑名就来到地铁站,他站在站口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昨晚睡得很不好,翻来覆去,脑海里尽是杏哭泣的模样,感觉并没有睡几个小时闹钟就响了,他挣扎着起床,选了套全黑的衣服,还戴上了口罩、眼镜和帽子,看上去非常可疑。


濑名百般聊赖地站在站口玩手机,无论是因为自尊心还是羞愧心,他都不敢给杏打电话,电子信息还保留在前两天的那条‘好梦’,濑名的心不自觉的又痛了起来,他多想再看到杏粉红色的微笑啊。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走来的人很像杏,他赶紧躲起来,暗中观察。


女孩慢慢走近,果然是杏,她穿着简单清爽的衬衣和短裙,身边还有一个男孩——什么,还有一个男的!濑名的怒火一下冲了上来,身上弥漫着黑色的气团,路过的人都不敢靠近。


杏和男孩挽着手,有说有笑地走着,看起来十分亲密,但仔细看看,濑名发现杏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眼睛下面居然有了黑眼圈!不可忍!明天就去鸣君那里扒一袋护肤品给她送去!


两人在店里坐下,男孩去点餐,杏坐在那里拿出了手机,手指上下滑动着,濑名紧握着手机,心里急切期待着杏能给自己打个电话。即使是个手滑也好啊!给我一个机会去靠近你啊!可直到男孩端着餐盘回到座位,濑名的手机也没有任何的震动。濑名低声骂了一句,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濑名走到甜品店外的座位坐下,点了一杯咖啡,他没有进去,怕杏发现了自己。隔着玻璃,濑名听不见杏和那个男孩在说什么,只是她脸上的一颦一笑、嘴巴的一张一合都惹得濑名浑身泛痒。濑名总算明白了爱情的含义:焦虑、自卑、痛苦、恐惧,以及一点点的蜂糖般的甜蜜。为了这一点点的甜蜜,有人变得更强,有人变得更弱。濑名吞咽着苦涩的咖啡,艰难地等待时间的流逝。他想,待会杏出来后自己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说什么好?要不要直接去询问她和那个男孩的关系?十万个怎么办充斥着濑名的大脑,一时半会都无法想出一个完美的方案让他焦躁不安。


啊超烦人超烦人超烦人!濑名重重地在桌子上砸了一拳,痛感让他扭曲了表情,他不由得朝玻璃那边看去,却发现杏正好看向了自己。、


 


5.


杏早就发现了濑名,因为大清早的有个黑衣男鬼鬼祟祟地站在地铁站旁实在是太诡异了。走近后,敏锐的少女立马就认出了那对藏在帽子下面的晶蓝色的眼睛,她吃惊不小,为什么濑名会知道她在这里?而且她今天还和弟弟一路,这样下去濑名一定会误会的吧!所以坐下之后她就拿出手机,思考着要不要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但,说什么好呢,好像怎么说都无法表达内心的纠结与苦楚。在她推开濑名的时候,她看到了濑名眼里的惊讶与失落,她一定又让濑名感到失望了吧。等弟弟回来,她心不在焉地和他对话,眼睛一直偷偷地在看坐在外面的濑名,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变得奇怪的表情,杏又感到一点安心和开心,她想濑名现在可能和自已一样吧,陷入爱河的人都是这样的,喜怒无常,反反复复,为的只是告诉对方自己是有多喜欢他。


杏看见濑名朝桌子砸了拳头,痛苦地看向自己后,通红的脸一下变得煞白,尴尬地对视几秒后,濑名慢慢起身,走进店里。杏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正随着濑名的靠近而加速。


扑通、扑通——濑名距离她还有三米;


扑通、扑通、扑通——她又闻到了濑名独有的香水的气息;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濑名走到她的桌前,轻咳一声,然后取下自己的帽子给杏带上,随即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跑——杏觉得这或许是她这辈子最疯狂、最愉悦的奔跑了。


风声呼呼地从耳朵边穿过,杏的手被濑名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很大,大概是自己的一倍;虎口有老茧,应该是经常打网球的原因;比起其他的男孩子,濑名的手要柔软得多,作为偶像,连手指都有好好的护理。跑得久了,手心冒出了汗,杏害怕会被松开,于是也紧紧地握住了濑名的手。像是在回应杏的行为,濑名的耳朵红得像要烧起来。


直到两人筋疲力尽,濑名才停下来,杏都快要累趴了,她蹲在地上喘气,濑名也蹲下身说:“对不起。”


杏‘噗’地笑出了声,她没想到这个人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


濑名有些气急败坏,他说:“笑什么啊!你以为我是为了谁跑这么久啊!可恶简直不敢相信竟然出了这么多汗!”


杏说:“是前辈你拉着我跑的哦。”


濑名转开头说:“还不是因为你在和其他家伙……超烦人,想吃甜点直接跟我说啊!觉得我做的不好吃吗!”


杏使劲地摇头。濑名赌气不去看她。过了好一会,他说:“那天,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排斥,你在想什么我大概知道。其实呢,我没有关系的。如果没有你,我想不管是我还是其他人,都还只是在学校里混日子的虚假的偶像,是你把我们培养起来的,什么顶级偶像都有你的功劳。所以,我的命运大概是与你在一起的吧。”


濑名牵起杏的手道:“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理解不了你就是无可救药的大笨蛋女人!


当然,如果你现在放手喊流氓的话,就当我是蠢货好了!”


濑名的手颤抖着,但他必须要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静很不在乎,但他却做不到正视杏的脸。


杏犹豫了一会,放开了濑名的手——这一瞬间,濑名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杏扑到了他的怀里,两个人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濑名的手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杏说:“濑名前辈才是大笨蛋。”


濑名说:“哈!还没有谁敢说我是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


“唔~!可恶不能因为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啊!超烦人!”濑名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投来欣慰的目光,濑名快要绷不住了,他抓住杏往反方向快步行走。


“去哪里啊?”杏问道。濑名说:“去我家啊!你忘了下周的比赛了!敢拖我后腿绝不饶你!”


杏先是一惊,然后笑了出来。今天就努力烤出一盘完美的泡芙吧,然后再挤上满满的奶油,就像让胸口充满蜜糖般的爱一样。


 


6.


后来,濑名和杏的作品果不其然的得了第一,小伙伴们也无话可说。啊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啊,三十几个单身狗边吃边流泪。


再后来,杏把弟弟向濑名做了介绍,上次的误会也就解开了,只是濑名‘友好的眼神’让弟弟背后发凉。原来姐姐好这口,弟弟不禁担心起了自己的未来。


再之后的故事就不得而知了,他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都是坚强的人,无论是牵手还是放开都会义无反顾地前行。但至少,至少在现在——他们都是活在当下的人——他们都想着,就这样不顾一切地爱下去吧。


 


 

碎碎念碎碎念


锁锁美太太写得真好、唉OUQ

只是个片段

同居设定

没什么实质性内容(

和太太交流了下,就觉得泉岚是岚走九十九步、泉才走一步的相处模式。

岚有时候很辛苦,作为个越来越喜欢岚的泉p,很不!甘!心!

希望泉能多走两步…

————————————————————————





鸣上被弄醒了,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什么在蹭他的脸。

他躲了躲,对方顿了下,又靠了过来。

啊啊,是泉酱啊~

细碎的卷发轻轻蹭着脸颊和脖子,空气里有护肤品味和淡淡的酒气。

鸣上抚了抚颈边的银发,搂着侧过了身。

“睡吧~泉酱~”,鸣上亲了亲对方的耳朵。

许久,对方给了他颈侧一个吻。

泉岚那————么好吃( ;´Д`)

推定陥穽:

泉岚合集①

自从刚入坑那会在lft发图之后就再也没在这发过了(.....)

时间顺序从新到旧【。

昨晚迷路的我今早带回了爷爷( ̄∇ ̄)

只想说出爷爷了好开心好开心~~~






————————————】


每次看以前发的东西就很感叹


15、16年的我真很混账(